<track id="fcazi"></track>
  • <kbd id="fcazi"><video id="fcazi"><var id="fcazi"></var></video></kbd>
      <tr id="fcazi"></tr>
    1. <noscript id="fcazi"><nobr id="fcazi"><ol id="fcazi"></ol></nobr></noscript>
      1. <noframes id="fcazi"><small id="fcazi"></small></noframes>
          更多精彩 >

          避免卡脖子,硬科技如何“逆境”突圍?

          2024-01-19 13:44:25   來(lái)源:投資家網(wǎng)  作者: 

          摘要:2024年1月10日,由投資家網(wǎng)主辦,財經(jīng)銳眼、有時(shí)間協(xié)辦,北京微金科技有限公司承辦的“第十二屆股權投資年會(huì )”在北京千禧大酒店隆重召開(kāi)。

          整理李世豪

          來(lái)源 | 投資家(ID:touzijias)

          2024110日,由投資家網(wǎng)主辦,財經(jīng)銳眼、有時(shí)間協(xié)辦,北京微金科技有限公司承辦的“第十二屆股權投資年會(huì )”在北京千禧大酒店隆重召開(kāi)。

          在下午分會(huì )場(chǎng)二中,專(zhuān)場(chǎng)主席元航資本董事長(cháng)張志勇,君聯(lián)資本合伙人葛新宇,啟賦資本合伙人陳蘇里,千山資本合伙人鄭云飛,九合創(chuàng )投合伙人、COO張少宇,中關(guān)村協(xié)同創(chuàng )新基金副總經(jīng)理葉梅,新龍脈基金管理合伙人王雨荍就硬科技‘逆境’突圍,進(jìn)行了精彩討論。

          以下為圓桌討論實(shí)錄,經(jīng)投資家網(wǎng)整理:

          張志勇:大家好,我是元航資本張志勇,一家由北航的教授和校友創(chuàng )辦的硬科技投資管理機構,投資階段偏重初創(chuàng )期,單筆投資500萬(wàn)到2000萬(wàn)之間。今天非常高興受主辦方邀請和安排,由我來(lái)為大家主持這一場(chǎng)圓桌論壇。

          2007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后,大家仿佛都意識到了光靠金融和房地產(chǎn)是很難支撐一個(gè)國家的強勝不衰,再工業(yè)化和制造業(yè)回歸,當時(shí)成為全球共識。美國提出了“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”概念,德國提出了工業(yè)4.0計劃,日本提出了工業(yè)價(jià)值鏈計劃IVIindustrial value chain initiative,而中國則是提出了“智能制造2025”。很明顯,硬科技如今已經(jīng)成為當代科技革命前沿技術(shù)的代名詞,更是國內資本市場(chǎng)的熱門(mén)名詞。

          今天,非常高興有這樣的一個(gè)場(chǎng)合和機會(huì ),能夠與在座的各位討論,聽(tīng)聽(tīng)大家在硬科技投資里面的一些心得和觀(guān)點(diǎn),首先開(kāi)場(chǎng)之前請各位嘉賓簡(jiǎn)單介紹一下自己。

          葛新宇:各位好,我是君聯(lián)資本的葛新宇。君聯(lián)資本從2001年成立到現在,23年的時(shí)間都專(zhuān)注在以科技來(lái)推動(dòng)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和進(jìn)步,今天在整個(gè)以新能源、半導體、工業(yè)軟件為代表的中國科創(chuàng )投資領(lǐng)域,我們還是比較專(zhuān)注的。我本人加入君聯(lián)資本也有13年的時(shí)間,主要負責科技投資的工作。

          陳蘇里:大家好,我是來(lái)自啟賦資本的陳蘇里。啟賦資本是以數字化和新材料為大方向的早期投資機構,我們大概投了300多個(gè)項目,今年是我做投資的第11個(gè)年頭,也參與投了很多硬科技項目,期待與各位分享這方面的想法。

          鄭云飛:大家好,我是千山資本的鄭云飛。千山資本成立于2015年,目前我們主要關(guān)注在半導體領(lǐng)域、智能制造,還有高端裝備等賽道。

          除了投資業(yè)務(wù)外,我們還有投行業(yè)務(wù)和招商引資業(yè)務(wù),投行業(yè)務(wù)主要包括稅務(wù)籌劃、高新技術(shù)認定等,目前服務(wù)企業(yè)超過(guò)200家;此外我們在江蘇宿遷還運營(yíng)了一個(gè)基金小鎮業(yè)務(wù),目前業(yè)務(wù)規模接近200億,服務(wù)企業(yè)超過(guò)300家,目前我們公司形成了“投資、投行+招商引資”協(xié)同發(fā)展的新思路。

          張少宇:各位好,我是九合創(chuàng )投的張少宇。九合創(chuàng )投成立于2011年,我們聚焦技術(shù)變革帶來(lái)的結構性機會(huì ),是國內投前沿科技和以“計算+”為交叉學(xué)科點(diǎn)位的早期投資機構,目前已經(jīng)投了將近300家公司。我們團隊更是參與了百度公司的早期創(chuàng )建和從1到100的高速發(fā)展,算是從互聯(lián)網(wǎng),從軟到硬一路走過(guò)來(lái)的一支投科技、投交叉的基金。

          葉梅:大家好,我是中關(guān)村協(xié)同創(chuàng )新基金的葉梅。我們基金隸屬于中關(guān)村發(fā)展集團,集團整個(gè)股權投資板塊參設基金有150多支,規模2000多億。集團通過(guò)旗下6個(gè)基金管理人,管理8支母基金,規模130多億,目前投了74個(gè)子基金;管理直投基金36支,總規模200多億。

          協(xié)同基金是從一支母基金11億元發(fā)展到現在的管理規模近140億,我們有3支母基金,16支直投基金,投了240多個(gè)項目,全部都在高精尖科技領(lǐng)域。去年的成績(jì)還不錯,募資14個(gè)億,新設了3個(gè)基金。另外,母基金去年回款8000多萬(wàn),給地方政府稅收回款達到4000多萬(wàn)。

          王雨荍:大家好,我是新龍資本的合伙人王雨荍。我們機構近十年的業(yè)績(jì),投了差不多累計200個(gè)項目,14家企業(yè)已經(jīng)成功IPO,主要投資方向是智能制造新一代信息技術(shù),謝謝。

          主持人/張志勇:從2019年“卡脖子”開(kāi)始,相信大家都意識到了差距和硬科技的重要性!如今,我們在硬科技創(chuàng )新和投資里面也有了一些長(cháng)足的進(jìn)步。那么,從投資機構視角來(lái)看,今天中國和全球的硬科技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之間有些什么樣的差距?又有些哪些異同呢?

          葛新宇:改革開(kāi)放40多年,中國已經(jīng)建立了全球最全的工業(yè)品類(lèi),從完整度來(lái)講目前是最好的。但是真正從量到質(zhì),到底哪些行業(yè)在全球有影響力?我覺(jué)得是新能源行業(yè)。中國的新能源行業(yè)目前已是全球領(lǐng)軍的存在!

          在某些細分領(lǐng)域,我們確實(shí)靠著(zhù)自己的規模優(yōu)勢和創(chuàng )新,做了一定的產(chǎn)業(yè)進(jìn)步推動(dòng),獲得了比較好的產(chǎn)業(yè)基礎。但我們也有比較難的,像大模型、算力芯片。

          所以,我們只有努力創(chuàng )新、埋頭苦干,在全品類(lèi)的基礎上再干出幾個(gè)中國特色、中國創(chuàng )新的硬科技領(lǐng)域,最后參與到世界領(lǐng)先范圍的行業(yè)當中。

          如何彌補國內外硬科技的差距?

          主持人/張志勇:葛總講的非常好,今天的工業(yè)門(mén)類(lèi)肯定是齊的,哪怕個(gè)別領(lǐng)域有差異,我們也能不妄自菲薄。今天我們在新能源汽車(chē)已經(jīng)世界領(lǐng)先,甚至是光子芯片,未來(lái)中國也有機會(huì )遙遙領(lǐng)先!

          我們目前應該考慮怎么樣通過(guò)資本,通過(guò)產(chǎn)業(yè),通過(guò)政府,通過(guò)創(chuàng )業(yè)者,更好地彌補和縮小與西方高科技和制造產(chǎn)業(yè)的差距?

          陳蘇里:因為我畢業(yè)工作就在深圳,所以見(jiàn)證了中國沿海產(chǎn)業(yè)從21世紀初的來(lái)料加工到零部件逐步國產(chǎn)化,再到材料的國產(chǎn)化,我們作為追趕者,速度其實(shí)已經(jīng)非??炝?,就像我們見(jiàn)證了手機產(chǎn)業(yè)從給諾基亞摩托羅拉等企業(yè)代工到國產(chǎn)品牌華為小米OPPOVIVO崛起的過(guò)程,汽車(chē)行業(yè)國產(chǎn)品牌在新能源汽車(chē)產(chǎn)業(yè)的彎道超車(chē),帶動(dòng)整個(gè)汽車(chē)上游供應鏈條的國產(chǎn)化。這些年,我們在消費電子、家電及新能源汽車(chē)等供應鏈端優(yōu)勢比較明顯,中國品牌做了不少的創(chuàng )新,已經(jīng)具備一定領(lǐng)先優(yōu)勢了。在先進(jìn)制造這一塊,特別智能化工廠(chǎng)這一塊,中國其實(shí)也已經(jīng)走在了前列。

          如今,大家都在期待第四次工業(yè)革命人工智能的到來(lái),可美國卻意圖用上次工業(yè)革命的成果來(lái)制約我們,從而拖慢我們追趕的速度,這是關(guān)乎中美利益的主要矛盾,所以不可避免。

          雖然中美有差距,但我個(gè)人偏樂(lè )觀(guān)一點(diǎn),如今很多項目都能看到不少希望。在中國這么大的需求市場(chǎng)上面一定會(huì )誕生很多創(chuàng )新,很多有創(chuàng )造力的企業(yè),而這些企業(yè)目前最需要的就是社會(huì )的關(guān)注和資本的呵護。

          主持人/張志勇:我特別贊同陳總剛才講的,手機能從被壟斷和阻擋,最后變成了今天中國手機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向全世界區域輻射,別的也可以!當然,這些東西需要耐心、定力,需要跟時(shí)間做朋友,投入更多去努力、去彌補。

          鄭云飛:剛才葛總講了大環(huán)境,陳總舉了具體的例子??傮w我比較贊同二位的觀(guān)點(diǎn),硬科技領(lǐng)域包含的范圍非常廣,光電芯片、新能源、數字信息技術(shù)、新一代生物等等,我們并不是說(shuō)每一個(gè)方面都落后,像新能源賽道總體我們已經(jīng)跑在了前面!

          最近這些年國家的供應鏈,不管是上游、中游和下游逐步都在完善,這是我們喜聞樂(lè )見(jiàn)的。我國基礎的工業(yè)研究、自動(dòng)化、智能化等等也都是在不斷提升和進(jìn)步的。

          此外,近幾年大家可以明顯感覺(jué)到,政府在硬科技方面的支持,也在逐步提升科技對于整個(gè)國家經(jīng)濟的影響力,也有很多優(yōu)秀的人才回來(lái)創(chuàng )業(yè)和參與,我國的整體科技水平正以肉眼可見(jiàn)的速度提升。

          主持人/張志勇:是的,就像鄭總說(shuō)的,中國在某些方面還是有比較優(yōu)勢的,我們還有不少紅利可挖,不需要妄自菲薄,努力在很多領(lǐng)域有機會(huì )作為全世界老大。

          張少宇:因為我們投的是早期,主要是一些前沿技術(shù)的交叉領(lǐng)域。我們現在的感受是,除了新能源這個(gè)領(lǐng)域領(lǐng)先之外,在其他一些硬科技領(lǐng)域我們要么排在第二名,要么在第二梯隊比較領(lǐng)先的位置。

          我們的特點(diǎn)很明顯,首先是產(chǎn)業(yè)鏈比較多,并且每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鏈相對比較完整,這是其他國家無(wú)可比擬的優(yōu)勢。其次,我們的場(chǎng)景是非常充分和巨大的,由此基于場(chǎng)景的創(chuàng )新以及基于資源快速整合的效率提升,這也是我們非常大的優(yōu)勢。

          當然,我們也有比較薄弱的環(huán)節,像人工智能大數據這個(gè)領(lǐng)域,在基礎的前沿研究方面現在也是追趕的狀態(tài),受到一定的限制。當然實(shí)際上中國的人工智能大數據并不弱,在全球是第二名,也是非常領(lǐng)先的狀態(tài)。目前我們的實(shí)際狀態(tài)是在努力攀巖登頂科技樹(shù),拉齊最后與頂尖環(huán)節的差距,這是一個(gè)很有意義和價(jià)值的過(guò)程。

          主持人/張志勇:沒(méi)錯,再好的產(chǎn)品,再好的技術(shù),它需要有市場(chǎng)有需求,中國場(chǎng)景的豐富程度,需求的廣泛程度,事實(shí)上給硬科技創(chuàng )業(yè)帶來(lái)了很好的機會(huì ),說(shuō)的非常好。

          葉梅:我們都是投硬科技的,剛才幾家機構已經(jīng)說(shuō)的很全面,我就簡(jiǎn)短總結說(shuō)一下,光伏和新能源咱們國家已經(jīng)比較領(lǐng)先了,這也是大家的共識。在半導體和集成電路領(lǐng)域,我覺(jué)得我們的短板是設備和材料,這是我們未來(lái)要著(zhù)重看的方向。

          王雨荍:機構的老朋友們都知道我們的前身是一家美國的管理機構,德豐杰在中國的基金,德豐杰在美國也算是比較TOP的投資機構,每一個(gè)公司都有DFG的身影,我們是2015年和美國公司徹底分開(kāi)的,后來(lái)團隊獨立在中國經(jīng)營(yíng),因此我們對中美合作和中美科技創(chuàng )新這一點(diǎn)有一些切身的經(jīng)驗和理解。

          以前美國的創(chuàng )新力和想象力令我們感到敬佩,但美國并不像大家想象中那么牛,他們做的很多東西,比如說(shuō)當年提出的光伏,并沒(méi)有做得很好,中國光伏產(chǎn)業(yè)如今遠超美國。更別說(shuō)新能源汽車(chē),中國新能源汽車(chē)品牌的厚度和數量遠遠超過(guò)美國!

          然而,需要正視的是,我們在很多關(guān)鍵技術(shù)上,比如工藝能力上、基礎能力上還是有差距的。只有認清彼此的優(yōu)缺點(diǎn),才知道怎么去彌補這個(gè)短板,那就是不斷創(chuàng )新提升自己。

          硬科技賽道的困難與挑戰

          主持人/張志勇:王總所在的機構也代表著(zhù)這個(gè)行業(yè)新的趨勢,從去年開(kāi)始大家就看到有不少投資機構,以前是國外的品牌,現在和國外脫離變成一個(gè)自主的、獨立的、中國的機構品牌。這說(shuō)明了什么?中國的機會(huì )是非常大的,大家都想要更好地去擁抱中國市場(chǎng)。

          剛才講到了投硬科技成為全行業(yè)共識,對涌入到硬科技賽道的每家機構來(lái)講,你們在投硬科技的時(shí)候,各自有著(zhù)什么樣的策略?又遇到了一些什么樣的困難或挑戰?希望大家分享一下!

          王雨荍:我們投資講“二八”原則,80%投在可預見(jiàn)的科技創(chuàng )新上,比如說(shuō)應用創(chuàng )新。那么,在這個(gè)市場(chǎng)已有的基礎上怎么能做得更好?做階段性創(chuàng )新,它能保證一個(gè)企業(yè)基本的發(fā)展里程和應用市場(chǎng)。

          另外,我們會(huì )把20%的資金投在前沿式創(chuàng )新,可能這個(gè)事投200個(gè)億也干不成,但我們就買(mǎi)未來(lái)的可能性,成了那就是驚天動(dòng)地的一件事??吹臅r(shí)候,我們需要這個(gè)項目第一能保證基金的基本盤(pán),基本面還不錯,這也是為什么在過(guò)去我們能夠創(chuàng )造十多家IPU公司的原因所在!

          最后,風(fēng)險投資我建議大家不是一個(gè)做債券的基金,不能說(shuō)我投了錢(qián)就一定要收回來(lái),一定會(huì )有一部分資金要拿去冒險,買(mǎi)未來(lái)可能性的!

          葉梅:我們集團整個(gè)體系,以集成電路產(chǎn)業(yè)為例,設計領(lǐng)域投的比較早、比較多,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的短板在設備和新材料,所以后來(lái)陸陸續續布局了一些短板領(lǐng)域。

          我們機構整體投資策略是三個(gè)“硬”:

          一是“團隊硬”,杰出優(yōu)先的創(chuàng )始團隊。創(chuàng )始人類(lèi)似于科學(xué)家、院士或者領(lǐng)頭人,必須要有這樣一個(gè)核心的靈魂人物,這個(gè)團隊同時(shí)需要具備管理人才、市場(chǎng)人才等,必須是具備商業(yè)才華的科學(xué)家團隊,這樣的一個(gè)團隊才可以成為值得我們投資的企業(yè),否則只是一個(gè)高精尖技術(shù)團隊而已;

          二是“技術(shù)硬”,有高壁壘的核心技術(shù)。只有門(mén)檻技術(shù)非常高,將來(lái)的競爭對手才少,對我們來(lái)說(shuō)才是最安全的;

          三是“市場(chǎng)硬”,有廣闊的剛需市場(chǎng)。我們希望投出的項目不是規模非常小的市場(chǎng),哪怕技術(shù)再高端,結果看得到,整體規模幾十個(gè)億就到頭了,又不可能在其他領(lǐng)域多方面應用,我們就可能不投它,這就是我們機構三個(gè)硬的標準。

          關(guān)于怎么遴選項目?目前我們的策略是,需要一年半到兩年之間,最好是能夠有自身存活的現金流。當然了,如果個(gè)別的項目技術(shù)非常好的情況,我們另行商議,再行判斷。

          我們現在的策略是,共同創(chuàng )建一個(gè)基金的創(chuàng )新生態(tài),不同類(lèi)型的基金互相接續投資。項目成型需要不同階段的基金支持,例如早期是天使基金、孵化器, 然后VC、PE,然后S基金、產(chǎn)業(yè)基金、政府基金接續落地等。我們需要與不同的機構聯(lián)動(dòng),甚至于我們自己體系內也布局了不同階段的基金,和地方政府聯(lián)動(dòng)起來(lái),把生態(tài)做好,這是我們應對危機的一個(gè)策略。

          張少宇:研究驅動(dòng)、交叉領(lǐng)域非共識,這是我們的投資風(fēng)格和特點(diǎn)。

          首先,只有深入去研究和了解,才有足夠縱深的理解,投到真正的項目。九合自成立起就是一家研究驅動(dòng)型的機構。

          其次,計算是九合的基因,因此我們一直聚焦以“計算+”為交叉學(xué)科領(lǐng)域點(diǎn)位的創(chuàng )新。交叉學(xué)科是非常復雜的,大廠(chǎng)開(kāi)始的時(shí)候看不懂,很難下決策投入;當它發(fā)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有了壁壘,大廠(chǎng)很難和他們進(jìn)行競爭。因為時(shí)間的壁壘往往是剛性的,這樣比較容易產(chǎn)生一些并購的機會(huì )或者真正能夠跑成大的公司。

          研究驅動(dòng)、交叉領(lǐng)域非共識,打認知差,在行業(yè)認知形成共識之前決策,這樣既能比較從容,也沒(méi)有那么大的競價(jià)。

          鄭云飛:涌入硬科技這個(gè)賽道,對投后期的機構來(lái)講相對比較難受,因為前面很多機構把項目估值頂起來(lái)之后,后面機構在估值和收益方面就很難受了。

          每一家機構形成自身的投資策略與公司自身的背景和淵源有很大關(guān)系。我們是偏財務(wù)背景的公司,我們的策略和前面幾家稍微有一點(diǎn)差異,我們的策略還是投偏中期以后的項目,產(chǎn)品比較成熟了,即將落地的策略。

          我們最大的困難在于判斷技術(shù)到底能不能落地、以什么形式落地?硬科技這個(gè)領(lǐng)域有它自身的特點(diǎn),從實(shí)驗階段到最終應用場(chǎng)景落地,實(shí)際上是漫長(cháng)的過(guò)程,它能落地到什么程度或者什么時(shí)間落地,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就算是硬科技企業(yè)自身都很難做比較明確的判斷,更別說(shuō)投資機構了。

          陳蘇里:我們是投早期的,投資肯定是要找增量市場(chǎng)。

          關(guān)于硬科技這一塊,我們的主線(xiàn)就兩條:第一條就是可以看到比較確定的是產(chǎn)業(yè)數字化進(jìn)程,包括未來(lái)進(jìn)展到AI時(shí)代,我們會(huì )看由此帶來(lái)數字化基礎設施的增加,特別是算力的提升。這塊國內的基礎相對比較薄弱的,一部分要通過(guò)國產(chǎn)化上游芯片及器件,另外一部分也需要新的技術(shù)譬如量子計算領(lǐng)域發(fā)力來(lái)追趕。第二條就是新能源,新能源革命帶來(lái)的一些需求和變化。這些年,不管在發(fā)電端還是儲電端、輸電端、用電端,其實(shí)發(fā)生很大的變化,變化過(guò)程中帶來(lái)了很多問(wèn)題,這些問(wèn)題就會(huì )帶來(lái)很多新的技術(shù)。我們更多的是從這些變化里邊找到一些通用核心的技術(shù)和材料去進(jìn)行投資。

          大部分硬科技企業(yè)都是小而美的,從資本的角度,賺錢(qián)的角度,天花板都是有限的。當一級市場(chǎng)把硬科技估值推的非常高的時(shí)候,它的回報就會(huì )減弱,這也是我們現在投資遇到一個(gè)很大的問(wèn)題,逼著(zhù)我們要去投一些平臺性的技術(shù),未來(lái)可持續能夠盈利的,而不能像原來(lái)那樣投一些上游的細分的材料或者器件,這種投資方式對基金的回報不一定是好事。

          葛新宇:我們的投資策略比較清晰和簡(jiǎn)單,一方面我們非常系統性堅持了事為先,人為重,作為第一個(gè)策略,往大了說(shuō)就是有沒(méi)有企業(yè)家精神,具體就是真正能夠招人容人,建班子,建團隊,帶團隊的能力。我們對這個(gè)行業(yè)的判斷,我們自己的積累以及在這個(gè)領(lǐng)域是不是能做出中國特色、中國創(chuàng )新,能夠形成一定產(chǎn)業(yè)高地的事情,這個(gè)我們最看重。

          第二個(gè)就是積極主動(dòng)的增值服務(wù)。這個(gè)大家都在講,我們的策略就是怎么更好地理解行業(yè)?怎么樣共同跟企業(yè)家一起成長(cháng)?很多公司、很多團隊有一些失敗的或者酸甜苦辣的教訓更值得我們來(lái)看。

          當然我們也會(huì )補充一些打法:

          第一個(gè)打法,今天已經(jīng)處于一個(gè)命題作文時(shí)代,不需要太多的開(kāi)放,今天在核心IC或者對這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一些理解,怎么找到我們認為的課題?命題作文的方式去打。

          第二個(gè)做好規定動(dòng)作,不用想太多,也不用特別宏偉敘事,今天需要腳踏實(shí)地做好行業(yè)研究,并且要深入到產(chǎn)業(yè)中去。

          第三個(gè)降低預期,無(wú)論是跟產(chǎn)業(yè)還是企業(yè)家交流都要降低預期。降低預期,做好規定動(dòng)作,我們共同選好課題,這是我們在近期的打法上更集中的東西。

          最后一句話(huà),我們希望能夠共同穿越周期,形成或者找到適合我們自己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的科技創(chuàng )新之路!

          硬科技企業(yè)如何克服創(chuàng )新焦慮?

          主持人/張志勇:今天講企業(yè)家是科技創(chuàng )新的主體,對這些科技工作者,對這些科學(xué)家,他們在創(chuàng )業(yè)的過(guò)程當中,尤其做硬科技的創(chuàng )業(yè),在座每一個(gè)嘉賓能不能給他們提提建議?怎么樣能夠更好地減少失敗概率?應該在硬科技創(chuàng )新過(guò)程給他們什么建議?

          葛新宇:跟我們內部或者投資策略類(lèi)似,和我們的企業(yè)家們共同成長(cháng),做共同戰斗的戰友。當下我們不需要想太多,做好命題作文,選好真正適合你自己的課題,集聚長(cháng)處和優(yōu)點(diǎn),共同穿越周期做好創(chuàng )新。

          陳蘇里:我們做早期的硬科技投資,投過(guò)很多技術(shù)型的創(chuàng )業(yè)者,這個(gè)過(guò)程其實(shí)是怎么把技術(shù)成果轉化成產(chǎn)品,再轉化成商品的過(guò)程,你需要發(fā)現商機然后做出合適的產(chǎn)品。

          我個(gè)人覺(jué)得科學(xué)家更多擅長(cháng)做科學(xué)的事情,應該有一幫人幫忙解決做產(chǎn)業(yè)化和商業(yè)的問(wèn)題,這一幫人應該是商業(yè)敏銳度比較高,產(chǎn)業(yè)化水平能力比較強的團隊,科學(xué)家應該是一個(gè)供給方,提供怎么解決某個(gè)科學(xué)問(wèn)題的供給方,很多在產(chǎn)業(yè)里邊生產(chǎn)上的問(wèn)題,包括產(chǎn)品上的問(wèn)題,商品上的商業(yè)模式問(wèn)題,我建議要么找專(zhuān)門(mén)的人過(guò)來(lái),要么創(chuàng )始人真的要從頭學(xué)起,商業(yè)化的思維我感覺(jué)很難通過(guò)學(xué)習來(lái)構建,科學(xué)家思維和商業(yè)化思維,這兩個(gè)點(diǎn)要結合起來(lái)感覺(jué)還是挺難。

          但是也有非常好的把兩點(diǎn)結合起來(lái)的創(chuàng )始人。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始人做企業(yè),把技術(shù)變成商品更重要,而不是精進(jìn)技術(shù),你的性能再好變不了商品沒(méi)有太多價(jià)值,但是在科學(xué)上一定有價(jià)值,在商業(yè)和投資里的價(jià)值并不是很高。

          主持人/張志勇:不僅需要有技術(shù)思維,還需要有產(chǎn)業(yè)化思維、產(chǎn)品化思維。

          鄭云飛:科技這個(gè)東西它是一個(gè)物理世界變化的過(guò)程,我們所有人都清楚物理世界的變化過(guò)程容不得一點(diǎn)虛假在里面。從理論到最終的產(chǎn)品出來(lái),這個(gè)過(guò)程是非常艱難的。不管是企業(yè)家也好,做研究的也好,靜下心來(lái)把該做的事情做好。包括在國家大的政策環(huán)境背景下,包括目前市場(chǎng)上對于科技的重視程度來(lái)講,用心做好自己的產(chǎn)品,做好研發(fā),不管從短期還是長(cháng)期來(lái)講,最終我相信會(huì )有一個(gè)好的結果。

          張少宇:第一真正重視商業(yè)化,現在的資本市場(chǎng)相對來(lái)說(shuō)是一個(gè)低谷期,后輪的投資人特別看重公司商業(yè)化進(jìn)程以及離錢(qián)近不近?,F在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和以前有非常大的差異,如果離商業(yè)化太遠,即使是很好的技術(shù)也有可能融不到錢(qián),創(chuàng )業(yè)有可能面臨更大成功率的挑戰,要特別重視商業(yè)化。

          第二用好資源。中國有著(zhù)非常大的勢能場(chǎng)景??萍紕?chuàng )業(yè)者要打開(kāi)自己的另一面,一方面商業(yè)化的一面打開(kāi),另一方面對于整個(gè)社會(huì )資源如何更好地整合調動(dòng)?要打開(kāi)另外的思路,更好地擁抱投資機構,更好的去理解政策導向,知道資源在什么地方,知道自己如何和資源進(jìn)行更好地融合和銜接,這樣才能更好地提高創(chuàng )業(yè)成功,把事情做大。

          葉梅:第一希望他們一定保持專(zhuān)注度,因為有些創(chuàng )業(yè)科學(xué)家多管線(xiàn)并進(jìn),實(shí)際上在這個(gè)年代子彈是有限的,我建議專(zhuān)注于一個(gè)賽道或者頂多兩個(gè)就可以了,把子彈用在確定的地方,做出精品和爆品。

          第二拓展多樣化市場(chǎng)。思想要變化,拓展多樣化的市場(chǎng),例如東南亞、中東、中亞。我們投的一個(gè)3D視覺(jué)企業(yè),在東南亞已有訂單。有一個(gè)投大健康領(lǐng)域的子基金,所投的企業(yè)被美國的大企業(yè)并購、收購等。

          第三要保持良好的現金流,這個(gè)真的是發(fā)展的命脈之命脈。我們投硬科技的企業(yè),希望企業(yè)具備生存能力,真的可以考慮降維打擊。比如你做醫療器械,現在醫美的器械這么好,是不是稍微一變能夠降維打擊?一定要做好現金流的管理,存活下去是第一王道。

          第四必須做好健康管理和風(fēng)險管理。尤其對于創(chuàng )始的核心靈魂人物來(lái)說(shuō),在現在這個(gè)壓力之下選擇一些健康的生活方式,尤其不要出現個(gè)人身體健康風(fēng)險,他會(huì )讓這個(gè)團隊分崩離析,另外要做好財務(wù)和風(fēng)險把控。

          王雨荍:沒(méi)有人能清晰預測到做什么能賺錢(qián),做什么不賺錢(qián)。同樣的,我們沒(méi)有必要討論企業(yè)技術(shù)和產(chǎn)品的發(fā)展,應該朝什么方向,如果一個(gè)創(chuàng )業(yè)者和企業(yè)家,你自己都搞不清楚技術(shù)該往哪兒走,你差段位了,不應該去創(chuàng )業(yè)。

          我今天想說(shuō)的是想和大家共勉的心態(tài)問(wèn)題,創(chuàng )業(yè)者最重要是心態(tài),要有一種必勝的信心。一個(gè)企業(yè)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中一定是一波三折的,創(chuàng )業(yè)者怎么想盡一切辦法去解決問(wèn)題?走到窮途末路的時(shí)候怎么找到新的希望?這種必勝的信心我認為不僅是對于創(chuàng )業(yè)者來(lái)講,對于投資人來(lái)講都是一定要保證一個(gè)積極的心態(tài)。有時(shí)候就是這樣,一定要咬著(zhù)牙走過(guò)以后才能感受到青舟已過(guò)萬(wàn)重山的感覺(jué)。

          最后想用一句詩(shī)跟大家共勉,“春天之所以美好、富饒,是因為它經(jīng)歷了冬的鐐銬!”

          主持人/張志勇:王總講的非常棒,不管是對創(chuàng )業(yè)者還是投資人來(lái)說(shuō),心態(tài)都很重要!就像詩(shī)里描述的一樣,經(jīng)歷過(guò)嚴酷寒冷的冬天,我們即將迎來(lái)充滿(mǎn)希望的春天。

          今天的圓桌論壇到此結束,謝謝大家,也謝謝各位嘉賓的精彩分享!


    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    原創(chuàng )

          存活率97%!這所大學(xué),撐起中國硬科技版圖

          硬科技

          最近,北京航空航天大學(xué)建校70 周年校慶,一大波創(chuàng )業(yè)者、投資者在朋友圈祝母校生日快樂(lè ),社會(huì )這才發(fā)現,...

          2022-11-06

          原創(chuàng )

          “2021年度中國硬科技領(lǐng)域最佳投資機構”榜單重磅發(fā)布

          硬科技

          硬科技正成為當下最熱門(mén)的風(fēng)口。

          2022-05-27

          原創(chuàng )

          咬定“硬科技”不放松,新上??苿?chuàng )集團“再磨劍”

          硬科技

          2021年12月23日,上海市委市政府研究決定,集聚整合市區兩級資源,將上海兩大國有創(chuàng )投企業(yè)——上海...

          2022-01-14

          渤海人壽啟動(dòng)2024年“7.8全國保險 公眾宣傳日”活動(dòng)

          渤海人壽

          2024 年“7.8 全國保險公眾宣傳日”是保險業(yè)貫徹落實(shí)黨的二十大、二十屆二中全會(huì )和中央金融工作會(huì )...

          4天前

          和美啟示錄:歷史、現實(shí)與未來(lái),大國之道,大道之行!

          五糧液

          以古道為文化載體,講述中國故事;以酒為媒,傳遞和美文化,讓我們與五糧液一起縱覽“大國之道”的歷史歲月...

          4天前

          原創(chuàng )

          618驚喜預告,兩位大咖空降Cleer抖音直播間送千元壕禮!

          Cleer

          Cleer ARC 3 音弧作為系列的最新力作,不僅繼承了前代產(chǎn)品的亮點(diǎn)優(yōu)勢,更在音質(zhì)、AI智能功能...

          4天前

          原創(chuàng )

          世界冠軍攜手“霸道總裁”,6月18日Cleer直播間好禮送不停!

          Cleer

          正是因為Cleer對產(chǎn)品質(zhì)量的堅持和對消費者需求的關(guān)注,才讓這款集音質(zhì)、舒適與智能于一身的Cleer...

          4天前

          全渠道成交增長(cháng)10倍!竹葉青如何通過(guò)云徙數字化助力全渠道銷(xiāo)售?

          竹葉青

          2024年是竹葉青成長(cháng)的第26年,今年521國際茶日的首個(gè)會(huì )員日,竹葉青捷報頻傳:全渠道當日成交金額...

          4天前

          《蛋仔派對》:未成年人的數字守護者

          《蛋仔派對》

          在數字化時(shí)代,網(wǎng)絡(luò )游戲已成為青少年休閑娛樂(lè )的重要方式之一,但同時(shí)也對未成年人健康成長(cháng)帶來(lái)了巨大挑戰。

          4天前

          原創(chuàng )

          再獲肯定!亞輝龍入選中證醫療指數樣本

          亞輝龍

          近日,亞輝龍(證券代碼:688575.SH)被調入中證醫療指數樣本名單,這是繼去年8月被納入上證科創(chuàng )...

          4天前

          國產(chǎn)武俠開(kāi)放世界《燕云十六聲》多人模式盡顯江湖本色

          《燕云十六聲》

          國產(chǎn)武俠開(kāi)放世界游戲《燕云十六聲》于5月31日正式開(kāi)啟仲呂測試,本次測試為玩家帶來(lái)了諸多全新內容,如...

          4天前

          曼朗新搜索營(yíng)銷(xiāo),讓營(yíng)銷(xiāo)增長(cháng)更確定

          曼朗新搜索營(yíng)銷(xiāo)

          隨著(zhù)新媒體平臺的快速崛起,用戶(hù)搜索習慣與心智的逐漸成熟,搜索廣告正逐步成為企業(yè)在新媒體時(shí)代不可或缺的...

          4天前

          CPT Markets外匯分析:日本10年期國債收益率突破1%,日央行加息預期增強!

          CPT Markets

          在全球金融市場(chǎng)的風(fēng)起云涌中,日本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每一次細微變動(dòng)都牽動(dòng)著(zhù)市場(chǎng)的神經(jīng)。

          4天前

          投資家網(wǎng)(www.jubohaotong.com)是國內領(lǐng)先的資本與產(chǎn)業(yè)創(chuàng )新綜合服務(wù)平臺。為活躍于中國市場(chǎng)的VC/PE、上市公司、創(chuàng )業(yè)企業(yè)、地方政府等提供專(zhuān)業(yè)的第三方信息服務(wù),包括行業(yè)媒體、智庫服務(wù)、會(huì )議服務(wù)及生態(tài)服務(wù)。長(cháng)按右側二維碼添加"投資哥"可與小編深入交流,并可加入微信群參與官方活動(dòng),趕快行動(dòng)吧。

          深圳天使母基金姚小雄:將來(lái)股權投資行業(yè)競爭是服務(wù)能力的競爭

          2024年1月10日,由投資家網(wǎng)主辦,財經(jīng)銳眼、有時(shí)間協(xié)辦,北京微金科技有限公司承辦的“第十二屆股權...

          避免卡脖子,硬科技如何“逆境”突圍?

          2024年1月10日,由投資家網(wǎng)主辦,財經(jīng)銳眼、有時(shí)間協(xié)辦,北京微金科技有限公司承辦的“第十二屆股權...

          VC/PE眼中的“專(zhuān)精特新”

          2024年1月10日,由投資家網(wǎng)主辦,財經(jīng)銳眼、有時(shí)間協(xié)辦,北京微金科技有限公司承辦的“第十二屆股權...

          國內首次!可重復使用技術(shù)驗證火箭復用飛行成功!

          星際榮耀雙曲線(xiàn)二號可重復使用驗證火箭第二次飛行試驗圓滿(mǎn)成功

          堅守17年,AI“老兵”要上市了

          科創(chuàng )板即將迎來(lái)一名新成員。

          不響不輟|第18屆中國投資年會(huì )·年度峰會(huì )在滬召開(kāi)

          不響不輟|第18屆中國投資年會(huì )·年度峰會(huì )在滬召開(kāi)

          5月8-10日,由投中信息、投中網(wǎng)主辦的“第18屆中國投資年會(huì )·年度峰會(huì )”在上海外灘W酒店盛大召開(kāi)。

          2024汽車(chē)科技創(chuàng  )新與成果轉化大會(huì )在常州成功召開(kāi)

          2024汽車(chē)科技創(chuàng )新與成果轉化大會(huì )在常州成功召開(kāi)

          4月12日,2024汽車(chē)科技創(chuàng )新與成果轉化大會(huì )在常州經(jīng)開(kāi)區成功召開(kāi)。

          不響不輟 | 第18屆中國投資年會(huì )·年度峰會(huì )即將啟幕

          不響不輟 | 第18屆中國投資年會(huì )·年度峰會(huì )即將啟幕

          2024年5月8-10日,由投中信息、投中網(wǎng)主辦,以“不響不輟”為主題的第18屆中國投資年會(huì )·年度峰...

          投資家網(wǎng)協(xié)辦:首屆深圳灣資本市場(chǎng)年會(huì )隆重舉行

          投資家網(wǎng)協(xié)辦:首屆深圳灣資本市場(chǎng)年會(huì )隆重舉行

          12月20日,由南山區資本市場(chǎng)協(xié)會(huì )主辦,投資家網(wǎng)、桐鵬匯財金高管俱樂(lè )部協(xié)辦的資本巿場(chǎng)年會(huì )隨即舉行。

          “投資家網(wǎng)·2023中國價(jià)值企業(yè)榜”重磅發(fā)布

          “投資家網(wǎng)·2023中國價(jià)值企業(yè)榜”重磅發(fā)布

          身處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中國經(jīng)濟這艘萬(wàn)噸巨輪,早已屹立于世界舞臺中央。

          上面一个日下面两个,老头把我添高潮了A片久久,久久久久99精品AV免费观看,久久国产色AV免费观看,777色情网成人网站